当前位置:甘肃美嘉士涂料有限公司国学师旷竟然是就是民间传说顺风耳的原型?关于师旷的传说故事三则
师旷竟然是就是民间传说顺风耳的原型?关于师旷的传说故事三则
2022-10-02

师旷(公元前572年—532年),字子野,又称晋野。冀州南和(今河北省南和县)人,封于晋国羊舌食邑(今山西省洪洞县曲亭镇师村),大约生活在春秋末年晋悼公、晋平公执政时期。

由于师旷听觉极聪,辨音能力极强,加上他高超的琴技,便附会出许多师旷奏乐的神异故事。传说师旷鼓琴,通乎神明。“玉羊,白鹊翱翔,坠投。”按古人,以五羊白鹊为“玉音协和,声教昌明”的瑞征,师旷能赢得此誉,足见其技艺不凡。师旷曾为晋平公奏“清微”,一奏,“有玄鹤二入”,再奏,“而列”,三奏,“延领而鸣,舒翼而舞”;又奏“清角”,遂有玄云从西北方起,风雨骤至,“裂帷幕,破俎豆,隳廊瓦”, 令人荡气回肠,惊心动魄。

当然,上述记载杂有世人渲染师旷琴技的成分,难免穿凿以嫌。但不能都以迷信或街谈巷议式的故事视之,它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师旷深邃的艺术修养和精湛的技艺。史载,师旷曾到过开封,在那里筑台演乐,至今遗址尚存。可见,师旷是一位受到当时各国人民喜爱的艺术家。

顺风耳

在道教的天后宫、城隍庙等宫观建筑的门殿东、西两次间,通常设有站像千里眼和顺风耳是道教寺庙的护卫神。顾名思义,千里眼的本领是眼睛能看到千里以外之物,顺风耳能听到千里之声。二位神是由我国民间故事衍化而来。中国民间有个“十兄弟”的故事”。十兄弟依次叫顺风 耳、千里眼、大力士、钢头、铁骨、长腿、大头、大足、大嘴、大眼,各有独特本领。到了元朝时期,历史小说称千里眼和顺风耳为“聪明二大王”。他们指的是师旷和离娄两位古人。千里眼、顺风耳是道教中的两位守护神,地位虽然不高,流传却很广泛。这两位小神分别拥有特异功能,千里眼能够看到千里之外的物体,顺风耳则能听到千里之外的声音。中国古代的小说里很早就有他们的形象,而关于他们的来源却无法考证,到元朝(1206-1368年)时,一些小说开始以古代的两位人物作为他们的来源,他们就是师旷和离娄。师旷是古代一位著名的音乐家,双目失明;离娄则是传说中的人物,能在很远的地方看到动物身上细毛的毛尖。后来他们被道教纳入神仙体系,成为该教的护卫神,他们的塑像一般安置在宫观的大门口,同时又在他们的旁边加了两位武士,合称“四大海神”,实际上是模仿佛教的四大金刚。古典小说《西游记》中描写孙悟空闹东海、搅地府后, 事达天庭,玉帝询问“妖猴”来历,班中闪出千里眼、顺风耳,将“妖猴”的来历奏明。此时的千里眼、顺风耳是玉帝的得力耳目,是个不大光彩的角色。

制止亡国音

师旷虽说是个盲人,但他精通音律,琴艺尤为超凡,十分神奇。

师旷不是天生盲人,是因为自己太过聪明说自己之所以不能专于音律就是因为有眼睛看到的东西太多,心有所想,书上说是自己用艾草薰瞎双眼以专于音律的。

据说,当师旷弹琴时,马儿会停止吃草,仰起头侧耳倾听;觅食的鸟儿会停止飞翔,翘首迷醉,丢失口中的食物。

晋平公见师旷有如此特殊才能,便封为掌乐太师。

晋平公新建的王宫落成了,要举行庆祝典礼。卫灵公为了修好两国关系,就率乐工前去祝贺。

卫灵公带着一批侍从,走到濮水河边,天色已经慢慢地黑下来,他们在河边倚车歇息。

时值初夏,皎洁的月亮高挂夜空,两岸垂柳轻拂水面,河水静静地流去,映着月亮闪闪发光,就像九天落下了一匹锦缎。卫灵公正在欣赏这美丽的夜景时,突然听到一陈曲调新奇的琴声,不禁心中大悦,于是招来他的乐师师涓,命师涓寻找这奇妙的音乐,并把它记录下来。

师涓领命而去,静静地坐在河边,调息,抚琴,聆听那音乐,将乐曲记录下来,整整忙碌了一夜。

卫灵公一行来到晋国边城,晋平公在新建的王宫里摆上丰盛的筵席,热情的招待贵宾。

宴会上,卫灵公在观赏晋国的歌舞后,便命师涓演奏从濮河边听到的那支曲子助兴。

师涓为了答谢晋国的盛情款待,便遵命理弦调琴,使出浑身解数弹奏起来。随着他的手指起落,琴声像绵绵不断的细雨,又像是令人心碎的哀痛哭诉。

坐在陪席上的晋国掌乐太师师旷面带微笑,用心倾听着。不一会儿,只见他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了,神色越来越严肃。

师涓刚将曲子弹到一半,师旷再也忍不住了,他猛地站起身,按住师涓的手,断然喝道:“快停住!这是亡国之音啊!千万弹不得!”

卫灵公原本是来给晋平公祝贺的,听师旷掌乐太师这么一说,吃惊地愣住了。

师涓更是吓的不知所措。十分尴尬地望着卫灵公。

晋平公见喜庆之时,本国掌乐太师突然插一杠子,弄得卫国国君一行人下不了台,忙责问太师道:“这曲子好听得很,你怎么说它是亡国之音呢?”

师旷振振有词地道:“这是商朝末年乐师师延为暴君商纣王所作的‘靡靡之音’。后来商纣王无道,被周武王讨灭了,师延自知助纣为虐害怕处罚,就在走投无路时,抱着琴跳进濮河自尽了。所以,这音乐一定是在濮河边听来的。这音乐很不吉利,谁要沉醉于它谁的国家定会衰落。所以不能让师涓奏完这支曲子”。他说到这里,转过脸来问师涓道:“你弹的这支曲子是在濮河边听来的吗?”

“说的一点不错,正是从濮水河边听来的!”卫灵公在惊讶中替本国乐师解窘。

晋平功很不以为然地说:“早已改朝换代了,我们现在演奏,又有什么妨碍呢?你还是让贵国乐师弹下去吧!”

师旷摇摇头,执拗道:“佳音美曲可以使我们身心振奋,亡国之音会使人堕落。主公是一国之君,应该听佳音美曲,为什么要听亡国之音呢?”

晋平功见卫灵公一行人面有难色,便命令师旷道:“你快松手,让乐师弹下去!别扫大家的兴!今日是大喜之日,怠慢了贵宾,拿你是问!”

师旷执拗不过,只能松手。

师涓终于弹完了那支乐曲。

当最后一个音符消失,晋平功见师旷面带愠色,便对他发问道:“这是什么曲调的乐曲?”。

“这就是所谓的《清商》。”师旷回答。

“《清商》是不是最悲凉的曲调?”

“不是,比它更悲凉的还有《清徵》。”

晋平公道:“好呵,你作为回礼就来弹一曲《清徵》吧!”

“不!”师旷道,“古代能够听《清徵》的,都是有德有意尽善尽美的君主。大王的修养还不够好,不能听!”

晋平公道:“我不管什么德什么义的,我只喜欢音乐。你快弹吧!” 师旷感到王命难违,只好坐下来,展开了自己的琴。当他用奇妙的指法拨出第一串音响时,便见有16只玄鹤从南方冉冉飞来,一边伸着脖劲鸣叫,一边排着整齐的队列展翅起舞。当他继续弹奏时,玄鹤的鸣叫声和琴声融为一体,在天际久久回荡。

晋平公和参加宴会的宾客一片惊喜。

曲终,晋平公激动地提着酒壶,离开席位边向师旷敬酒边问道:“在人世间,大概没有比这《清徽》更悲怆的曲调了吧?” 师旷答道:“不,它远远比不上《清角》。”

晋平公喜不自禁地道:“那太好了,就请太师再奏一曲《清角》吧!”

师旷急忙摇头道:“使不得!《清角》可是一支不寻常的曲调啊!它是黄帝当年于西泰山上会集诸鬼神而作的,怎能轻易弹奏?若是招来灾祸,就悔之莫及了!”

“哎!太师不必过虑。上古之事更加久远,怎能祸及现在呢?你弹来听听又有何妨?”

师旷见晋平公一定要听,无可奈何,只好勉强从命,弹起了《清角》。

当一串玄妙的音乐从师旷手指流出,人们就见西北方向,晴朗的天空徒然滚起乌黑的浓云。当第二串音响飘离殿堂时,便有狂风暴雨应声而至。当第三串音响骤起,但见尖厉的狂风呼啸着,掀翻了宫廷的房瓦,撕碎了室内的一幅幅帷幔,各种祭祀的重器纷纷震破,屋上的瓦坠落一地。

满堂的宾客吓得惊慌躲避,四处奔走。

晋平公也吓得抱头鼠窜,趴在廊柱下,惊慌失色地喊道:“不能再奏《清角》了!赶快停止……”

师旷停手,顿时风止雨退,云开雾散。

在场所有的人打心底里佩服师旷的琴艺。卫国乐师师涓大开眼界,激动地上前握住师旷的手说:“你的技艺真可惊天地、泣鬼神啊!”

师旷顶撞国君

师旷的正直是令人钦佩的。有一次,晋平公和群臣饮酒,喝到酒酣耳热的时候,晋平公感叹说:“做国君真是快乐啊,说出的话没有人敢违背。”

当时,师旷就坐在平公的旁边,他拿起琴就向晋平公砸过去,可惜他是个瞎子,没有砸中晋平公,琴撞到了寺壁。

平公问他砸谁。师旷说:“我刚才听见有一个小人在旁边乱说,所以我用琴去砸他。”平公说:“那不是小人,是我。”

师旷故作惊讶地说:“不对吧,那不是国君应该说的话。”左右的人请杀掉师旷。

晋平公说:“放了他,让这件事作为我的教训。”